寫在2008會員大會後

  

熟悉筆者的朋友﹐一定不大相信今天筆者居然出任一個團體的中文書記。的確﹐筆者一向低調﹐只知埋首自己的生活小圈子裡﹐幹自己應幹的事﹐研究自己喜歡的東西﹐對外界事不聞不問﹐說好聽點是與世無爭﹐視富貴功名如浮雲。但說坦白點﹐卻是我行我素﹐冷漠無情。過去雖也曾因興趣關係﹐ 幹過些義務的文教工作﹐但多少帶點被迫性質﹐不能長久。也曾有不少社團朋友﹐力慫筆者參加他們的工作隊伍﹐但始終被婉拒了。無職一身輕﹐位高權重﹐怎及閑雲野鶴來得逍遙自在﹖更何況﹐自知才疏學淺﹐眼高手低﹐還是置身事外﹐保留批評權來得輕鬆。

當師兄來電話提起本會即將改組﹐邀請我也出一分力擔任中文書記一職時﹐我習慣性的便要婉卻﹐況且﹐上任文書劉太也甚稱職﹐理應繼續下去的。至於我﹐我不要任何職務虛名﹐但凡有用我之處﹐只須知會一聲﹐當盡我所能。我的大堆理由還未及一一列舉﹐身經百戰的會長只輕描淡寫了一句﹐這個會﹐是非牟利的﹐我們每位理事全都是義務性質的﹐靠的是大家的熱誠踴躍。希望你不要推辭。雖然很平凡很粗淺的道理﹐但卻有力的說服了我。像提壺灌頂令我頓時覺得自己太小家了﹐一直顧慮的只是個人問題﹐ 而不曾從大局想。的確﹐這個會靠的是大夥兒的熱誠。

處身于一個以西方文化為主的國家﹐要成立一個這麼無利可圖的興趣協會﹐談何容易。正當有為之年的﹐人人都得養家糊口﹐每日辛勤勞動後﹐還須處理家庭雜務﹐哪來多餘時間與精力﹖ 但這個會的成立對同學們來說卻是非常必須的。所有學問都憑藉學習﹐研討﹐ 交流而來。所謂他山之石﹐可以攻錯﹐真理愈辯愈明。沒有交流討論﹐等若閉門造車﹐這車無論造得多富麗堂皇﹐但若不符合實際需求﹐恐怕開到街上﹐ 不堪一擊。的確﹐為了這麼一個成立不易的玄學會﹐所有玄學愛好的同學應該人人毛遂自薦﹐有一分力﹐發一分光。雖然您有諸葛之才﹐但不要等人三顧茅廬才肯出來﹐也不要多考慮抽不出時間﹐有心無力等等問題。只要記會長的話﹐為會出力﹐也是為自己的興趣出力﹐同學們應該爭相效勞﹐只問耕耘﹐ 不問收穫。最難得的﹐是我們有一位經驗豐富﹐有實力有魄力的領導顧問﹐ 曾國之師傅作後盾﹐也是導航。在他的熱誠帶領下﹐相信所有同學們﹐都會   學有所成﹐把玄學繼續加以發揚光大﹐我們的理想不但要這門學科永遠薪火相傳下去﹐還要這火炬越燒越旺越壯。以廿一世紀的昌明科技智慧﹐把傳承數千載的中華玄學洗煉得更璀燦﹐更文明﹐更無懈可擊!   

 

曾寶寫于

2008年4月10日

 

 

 

山水

 

風水化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