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境自強

 

圓玄居士

 

 

自第二次世界大戰结束後,人民在蕭條的生活中,慢慢恢愎元氣,修生養息,世界總算是平靜下來,但經過數十年較安順的日子後,在剛過去的二三十年中,我們發現,暴力、暗殺、戰爭、貪污、腐敗、混亂、醜聞、經濟危機、環境污染,地震、海嘯、龍捲風、核輻射泄漏、沙士、禽流感、核戰危機,……等等天災人禍事件,此起彼落,見諸傳媒新聞,似乎無日無之;不幸事件的發生,範圍廣泛,無論落後國家、發展中國家、高度發展國家,可說無一倖免,給人的整體印象是:當今世界,似無樂土,人心極度不安穩。其實,上述現象,自古至今,已不斷地重複著,順境與逆境在不斷交替,只是大多數人,由於處慣順境,有意無意之間把它忽略了吧。佛尊早已知之,並已忠告世人,如《佛說八大人覺經》謂:“世間無常,國土危脆;…… 心是惡源,形為罪藪;…… 心無厭足,惟得多求,增長罪惡 ……”。

 

順境或太平盛世,人皆嚮往,因為負面壓力小,是得意享樂的時刻。但在享受之餘,極少有人會居安思危,積穀防饑,多行善事的;大多數人,皆耽溺欲樂,難於自拔,錯覺以為眼前的順境是必然的、恒常的,會繼續不斷的;對無常的天災人禍,缺乏警覺與應變能力;當不利的、突如其來的變故發生時,往往不知所措。當我們明白其中道理時,於順境時,便應不忘趁機積福修持,少欲知足,積極地培育智慧、慈悲、寬忍等德性。

 

逆境時,往往禍不單行,內外的負面壓力極大,感覺進退維谷,逼迫難忍,有些人甚至想到一死了之,是彷徨、迷惑、痛苦、掙扎、無助、逃避、難耐、絕望的時刻。其實,逆境時,壓力大部分來自內心,例如:錯覺、判斷錯誤、以及不願改變的情緒反應與理性掙扎,實際情況,其實未必如想像中那麼差,只要站穩陣腳,清醒腦袋,調控情緒得宜,保持一定程度的能耐,更重要的,是要懂得逆境自強。

 

世事萬物,都是相對的,比如有日則有夜,有寒則有暑,有高則有低,有男則有女;有實性的太陽,就有虛性的黑洞;有實性的意識,就有虛性的潛意識;有實性的血管和氣管,就有虛性的經絡和穴位;有可見可觸有形之物質,亦有抽象不可見之能量等等。同樣道理,逆境與順境也是相對的,順逆往來是必然之理。一順一逆,其實也就是道家所稱的一陰一陽,所謂陰盡陽生,陽盡陰生,陰中有陽,陽中有陰。世事的順逆得失、吉凶祸福,也在不斷地輪轉。

 

 

譬如一朶美麗的牡丹花,開花的日子總有完结。開花之前的時間,實際都是在為開花作準備,至花落之後,燦爛已過,則又是為了新的生機,開展新的活動,作下次開花的準備。在花朶而言,開花是吉,花落是凶,至於開花前和開花後,便是在準備階段。開花的「吉」在整體時間中,極為短暫,反而大部分時間,都在準備,這其實亦正恰恰是世上任何人事的規律,很多時順境的時間極為短暫,俗語說,「不如意事十常八九」,這是很有道理的。

 

《易經》裡面有四個特別的判斷辭,曰:吉、凶、悔、吝。吉當然是好的意思,凶是非常不好的意思,至於悔和吝,也是不好,只是在程度上較凶略次一等。它們之間,是一個循環的排列:由吉而吝,由吝而凶,由凶而悔,由悔而又吉。

 

「吉」是人事上非常美好的狀態,一切都順順利利,然而這時人處於安逸,過於悦樂,往往最易得意忘形,任性放縱,物慾的享樂追求令人迷失本性,《道德經》云:「五色令人目盲,五音令人耳聾,五味令人口爽。馳騁田獵,令人心發狂;難得之貨,令人行坊」,就是此一寫照。有了富貴則奢而驕人,有了成就則輕而慢事,深思熟慮的能力和警覺性都變得薄弱了,於是容易導致疏忽、犯錯,問題便漸漸潛藏滋生,這就引致了「吝」(毛病) 的階段的到來。一旦到了某個程度,便產生傷損,痛苦亦隨即出現,困難和危機沒法解決,累積越深,痛苦越重,人事變得委頓不振,處處艱難,事事碰壁,頭頭遇著黑,這是極「凶」的階段,也是我們所說的「逆境」。

 

「逆境」當然是不吉的、挫敗的感覺,令有些人在這時候感到懊悔,對以往的錯失開始反省,而感到羞慚愧疚,再不敢放肆 (但亦有人是怨天尤人,自暴自棄,不作反省,也不內疚的) ,於是在危亡之中,重新振作,檢討自己的過失,逐步嚴格要求自己,改正自己,這就是「悔」的時候。

 

此時,人如果有足夠的反省,明白自己才是問題的根源,改變困窘必須要由自己做起,開始能夠忍辱負重,謙虛謹慎,小心翼翼,不敢放肆,如此發奮圖強,經過艱苦努力,终於又逐漸進入成功的「吉」(順境) 的局面。

 

由此看來,吉凶順逆是一種互為因果的關係,是一種循環輪轉。所謂「祸兮福所倚,福兮禍所伏」,它裡面有些甚麼規律呢?吉而至吝再變凶,是因為向外放縱 (像有錢而奢侈揮霍、自滿則思慮不全) ,凶而至悔再復吉,是因為向內收斂 (像貧困必儉而節约、檢點則思行端正)。细心觀察之下,吉凶悔吝便是這樣的互相轉化,週期或有快慢,但一定逃不出這規律。

 

所以人假如處處向外放縱,而不知道收斂約束自己,任其發展,便是致祸之由,這就是所謂「最好的時侯常常是壞的開始」的理由,在個人則由驕而生敗(俗語「富不過三代」說的也是這種道理) ,在社會則由順而生逆(經濟繁榮而奢侈浪費,一遇經濟泡沫則變蕭條) ,所謂「富貴而驕,自遺其咎」,「祸福無門,惟人自召」,都是對我們很好的警惕。反之,人處處能夠向內收斂,约束自己,檢討自己,「三省」自身,在經濟上勤儉節约,在待人接物上謙虛謹慎,在思慮上處處週詳,便是致福之方,亦所謂「最壞的時侯常常是好的開始」的理由。俗語說「謙虛使人進步,驕傲使人落後」,對於人的一生,這都是真理。

 

「不經一番寒徹骨,那得梅花撲鼻香」。疾風方知勁草,真正的自強,如果不經過逆境,是不可能達到的。現在的年輕人不能經受風浪,多是因為父母過於照顧和遷就有關。父母愛子女過甚,處處遷就,則變寵溺,小孩不但嬌生慣養,且長大亦難經得起挫折,一受打擊,便自暴自棄,甚至輕生。反而環境艱苦,父母適當教育管制,行為有所约束,小孩不敢任性,長大反多能成才。「恩生於害,害生於恩」,即愛他反變成害他,而管束他反能助他成長,就是這樣的道理。

 

且眼看當下,戰火烽煙、飢骨病苦,災劫瀕濒,相較之下,我們的所謂逆境,又算得是什麼。由前面「吉凶悔吝」的討論看,「逆境」其實並不可怕,「順境」卻反要小心。而在「逆境」時,怕的是能不能發現問題,產生再向「順境」移轉,即「由凶而悔再至吉」的新的循環。逆境自强,關鍵在逆來順受,咬緊牙關,保持樂觀的態度,將逆境變為動力,不怨天尤人,檢討自己,認識自己,纠正自己的錯誤,減少自己的缺點,設法充實自己,接受挑戰。就心態而言,我們應該遇順境處之淡然,遇進境則處之泰然。

 

一棟樓房,非經年累月不能建起,但拆毁它只須幾天的時間;經過十年向上爬升的股票,可能不需十天,便可下跌近零。所以由逆而順,必須經過艱苦長期的努力;由順至逆,卻不需要幾天功夫。我們不要只是羨慕別人擁有美麗的鮮花,還應看到别人平日所灑的汗水;不要只看到別人成功的榮耀,卻不見別人默默耕耘的辛勞。不要學有些人好高騖遠,小事不肯做,大事做不來的態度。看看自己還缺少什麽,差些什麽條件,設法充實自己,因為成功只留給有淮備的人。

 

《易經》說:「天行健,君子以自強不息」,說的是人效法天道日月運行的精神,而不停地努力,天天對自己有新的要求,盡量把事情做好一些,這是不但在逆境,即使在順境時君子應有的態度。如果我們任何時候,能夠有這種態度處事做人,那麽,對我們來說,逆境只算是一個過門而入的稀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