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五術因緣(五)

晉言 

二千年初回流澳洲,開始我的術數事業,並且設班授課,得到很大迴嚮,三年下來,已經開設過風水初班、進階班、深造班。八字命理初班、進階班、深造班。最難得的是,學生的貭素平均,而且勝在有心和投入,因而從來沒有出現過學生中途流失的現象。 

在準備教學之前,我更花了两年時間,設計一套教學課程,把握重點編制講義,務求把自已以前所學的各門學術濃縮結集,溶滙貫通。研習術數是一段很長遠的路程,要學得精學得好,那就得用心用時間多加鑽研,我自己曾經身歴其苦,得出許多學習心得,現在汲取過去的經驗,把多餘過時的資料去蕪存菁,盡量把課程加快完成,減輕學員的時間、精神和金錢上的負擔。 

教學後,真正領悞到當年老師要我承諾教學的苦心,因為教學相長的原故,教術數令我温故而知新,而且更能掌握術數的神髓,可說獲益良多。最難得的是我和學員之間,亦建立了亦師亦友的情誼,而且得到尊重。2007年,學員們更徵詢我的同意,用我的筆名設立一個「晋言玄學校友會」,作為課餘研習術數的一個基地。 

中國「五術」各自具有其獨立的特殊功能,却又存着相互牽制的特性,而且關係微妙複雜,五者皆以《易經》的大自然法則為用,强調陰陽五行的平衡和協調。「五術」當中,我己學得「卜、星、相、山」四術,回到澳洲,正好利用夕陽的餘暉,因而决定報讀為期五年的中醫針炙、草藥雙學士課程,作為一個自我的提昇。 

對我而言,這是一個對自己頗為艱苦勞累的承諾,首先要面對的是;每星期37小時的上課和臨床時間,每天在繁忙而且交通擠塞時間來回100多公哩三個小時的車程,五年來繁重的業務和艱苦的學習,簡直令我勞累不己,然而基於我不言放棄的性格,再辛苦也當是上天給我一個磨錬吧!為了增加自已的學術經驗,每年均抽出三個月時間,分別到中國北京、山東、佛山等地的中醫學院附屬醫院作臨床進修,體驗更多辨症下藥的個案,既可以令自己增廣見聞,更提高我的醫學理論和實踐經歴。 

   五年的學醫生涯,既艱辛也充實,從中汲收到的寶貴知識和經驗,是難能可貴的,這是我自已送給自已的一份禮物,現在,我已經是一名註冊中醫師,亦是一位五術俱全的五術家了!

 

 

山水

 

風水化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