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五術因緣(四)

晉言 

在鑽研術數之始,原為了滿足自己少年時代;受到玄學啟蒙所絡下的好奇心,經過多年來不間斷地把進修得來到的玄學學術,運用於自我推算和對人的預測,在分析和求証上均得到了許多驗証,玄術理論對命運規律的解碼和現實生活的吻合,不由得令我對玄學的求知步伐越走越深。 

這些年來,經過不斷在玄學術數的的不同層面上努力的探究,得出來的結論是;無論是風水堪輿、命理八字、面相手相都好、均離不開陰陽五行的生剋制化,尤其是在五行的平衡理論,對我的人生觀和影响有很大的改變和得着。 

多年以來,一直以《 飛星賦》裹面的一段說話作為提示,那就是:“ 人為天地之心,兇吉原堪自主,「昜」有災祥之變,避趨本可預謀,小人昧理妄行;禍由己作,君子待時始動;福自我求 ”。大意就是說:一切事情成敗在於人的本身,只要懂得衡量時機和位置,待時而動,便會順勢而馳了。 

二千年正是我踏入另一個大運的開始,亦是我人生漸趨平淡之年,我的本命用神為火,而澳洲居於世界版圖的離宮,離宮為火地,亦正是我的用神之地,湊巧在這個時候,手紋上出現了另一條事業線,線紋清晣明顯、強而有力,預告了我的另一種行業的可行性。既然自己能夠算出未來的運勢,而時和位都得到配合,回澳洲就是最好的選擇,同時亦希望遠離煩囂,多抽出一些時間,在佛學上有所修為。 

   二千年初,在澳洲開始我的術數事業,並且開班授課,目的是為了一個承諾,在香港曾追隨過不下十位老師鑽研術數,其中一位術數修養甚高的名師,收生條件附帶了學成的門生,必定要把這套學問薪火相傳。對於在澳洲教授風水術數,起初我是有所保留,因為外國地方華人分得很散,而且這是一門很特別的學術,有沒有人會感到興趣?應該在什麼地區開班?上課時應該用廣東話抑是普通話去講課呢?經過一輪思想掙扎,最後,我以佛家的一句話來作决定,那就是「平常心」! 

要來的總會來,意料之外,廣告登出之後,反應相當熱烈,第一期風水班竟然來了二十多人,而且都是有專業智識的人士,其中有中醫師,太極名家,建築師,電腦專才,市政局工程師,探金工程師,金融業、工商界、銀行業人士,這對我無疑是一個很大的鼓舞。學員居住的地區分佈得很散,有來自SunshineBrightonAvondale HeightsKewBalwynSouthgate等,他們每星期六下午,風雨不改地來到Glen Waverley 上課,實在令我感動。學生中有南方人,也有北方人,我决定以廣東和國語;實行雙語教學,上課時猶如身歴聲般,聲音两邊走,有時忘記用另一方言來講課,學生就嚷着要我轉台,當中的過程和樂趣,令我十分享受。(待續)

 

 

山水

 

風水化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