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五術因緣(二)

晉言 

少年時代一個偶然的機會,導引我的學佛因緣,更獲授山術、玄學以濟人,沒想這個因緣,竟然為我種下一個種子;成為我日後事業的另外一個里程碑。

理的方向發展,故而總是引導我向學佛的康莊大道上行,他認為;無論做人做事,開始的時候,我的學習目標大部份放在山術方面,然而師父却希望我能向佛應以一顆正心去面對,學佛是修心的最好辦法,因為佛理說:一切惟心造。他說學山術的人一定要先修善心,修得好心才不會為禍害人。學佛、學山之餘,我還在玄學領域上得到啓蒙,這是一個要用時間和用心去學的課程,直至我唸大學,因為時間不夠分配,只好暫時擱置下來。 

大學畢業後,揭開了人生的另一頁,幸運地在一家美國最大的百貨公司駐港公司擔住採購工作,一路以來,事業總算順利,晉昇機會徐徐而來,後來更有幸成為部門主管。閒來不忘師父教誨,苦研採討玄學學理,推敲引證,其樂無窮。八十年代中期,舉家移民澳洲,選擇澳洲是因為澳洲是我用神之地(八字原素),為日後退休作打算。安頓好家人之後,從此開始我的「太空人」生活,頻撲於两地之間。 

《飛星賦》云:“人為天地之心,兇吉原堪自主,「昜」有災祥之變,避趨本可預謀,小人昧理妄行;禍由己作,君子待時始動;福自我求”。這亦是我選擇回港工作的提示,因為我算出我的大運用神仍在香港,而且會更上一層樓,回港後,我受聘在一家世界七大超級市場之一的德國駐港公司(該公司在德國設有超過一萬家銷售門市)任命亞洲區總經理之職。三年後,我再受聘在一間美國上市駐港公司擔任總經理之職 ( Country Manager) 

沒有家人在身邊,生活難免乏味,工作上雖然應酢不絕,但均交由下屬處理,能推則推,有時避無可避只好勉為其難,偶而為之。為了不想浪費時間,我利用晚上,拜學於術數名師,以增進玄學的學養,二十多年來師承近十位術數家,研習風水、命理,手相、面相等,志在能於術數領域上有更深入的探究。同時,亦開始利用業餘時間,為朋輩堪輿風水、批算八字、觀面相手相,從中追踪求証,以期吸取更多斷應之効。 

多年來工作上閱人機會無數,由於懂得術數,在聘用員工時,我會先考慮應徵者的學歷、經騐是否適合公司的要求。到約見時,再用上相人術,先觀其人之形神情態,鑑貌辨色,然後才作選用與否的决定,這一點方便,為我往後在遣兵換將的安排上,與及和下屬的人際関係,都有很大的幫助。 

過去在工作上的需要,踏足歐、美、大中華區及東南亞國家不計其數,每次出外公幹,一定攜同羅庚上路,利用公餘時間,遊踪四處,觀賞名山大川之餘,更乘便勘探巒頭理氣,感受不同地域環境的斷事辨應,過程充滿樂趣,增潻經驗而且眼界大開。現在我教學,亦不忘把這些寶貴經騐告訴學生,無論去那裹,都要帶備小羅庚在身,隨時應用。(待續)

 

 

山水

 

風水化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