風水病之因由(二)

晉言    

 這對洋夫婦居住的房屋外巒頭十分不理想,屋外除了三面見水之外,主人更在花園外沿着屋宇圍起一條一點五米寬的行人徑,在風水上路亦稱為(假水),屋園內的巒頭又見四面水,在風水上是一大忌。 

這座房基本上三面被繁忙的交通所包圍著,嘈鬧聲可想而知;為了減輕嘈聲,主人在四周圍建了高圍牆,從街外看不到房屋的外貌,在風水學上稱為(入囚)。居住在這種環境中的人士有如困獸之感,煩擾壓迫,自然令人產生煩燥;女主人留在在屋內的時間最長,肝臟自然受到影響,在中醫學的範疇認為肝火上升,肝陽上亢,女主人自然會有心煩意燥和莫明的不舒心感覺了! 

房屋前、圍場內之左側有一雙車房,位置在東南方的巽宮方位,風水原局的紫白數為15,再逢二零零六年丙戌流年二黑病符星臨在此方位,巽宮的方位蓋括車房和圍場的大門和房屋的入囗正門,15串逢二黑數,在風水學上稱為 “25”交加必損主,女主人健康當然會受到影響。 

再觀察屋內之理氣,一間厠所位置在乾宮,一間廁所在坤宮,乾為男主人,坤為女主人,這樣的佈局,難怪女主人患了婦科病,男主人的運氣相應呆滯。再深一層探察,從零二年搬入此屋居往至零六年,由於在不同的方位分別進行裝修,工程不斷地在每一年沖擊着(五黄)的大兇星和二黑病符星,又如何來病呢?;女主人似乎甚有文釆,全屋內種了大葉植物,尤其在坤宮女主人的書房,原局飛星為53,風水學的紫白訣上會應驗肝病,食物中毒,足病等,而中醫理論上亦為肝犯胃,中焦有病症,脾和胃會受到影響,為了求証女主人的脾胃是否真的受到影响,筆者順道為女主人打脈,果然右關脈有病症。原局飛星53巧逢零六流年九紫星之會合,九紫又生旺了五黄,加强了五黃的兇勢。 

屋內的厨房位在西方,零六年五黃大兇星飛臨放西位,女主人每天逗留在厨房烹煮三餐,爐火燒旺了大兇星,爐上的厨櫃更掛了一副搖擺的大鐘,鐘擺整天沖擊着五黄,女主人首當其沖,身體如何能健康?更尤甚的是環繞着房屋的前後園的東南二黑病符位(風水原局為15風水學的紫白訣上會應驗婦科病、腎病、子宮病、秘尿系統等病症)、西面的五黃還在動工裝修。如此的風水理數可想像而知! 

堪察完了這間屋的風水之各弊點,筆者只好盡人事在各方位作風水落葯,以期減低各種沖擊,同時對主人忠告某些位置盡量避免或減低沖擊力,甚而建議某些地方,暫時擱置工程,以待該兇星轉移去別方位才動工,同時亦介紹一些食療給此對夫婦。離開該往宅前,我建議這對洋夫婦,参詳考慮一下換屋的必要,我在風水落葯的佈局中,只能作舒緩的作用,這樣壞的巒頭和理氣的房子,己經是一個輸數!

簡介:本文作者 曾國之(晉言)先生,澳洲墨爾本註冊中醫師,針炙師,精通堪輿,命理八字,掌紋面相,經多年實踐引證,判斷細密精深,掌握準繩。曾任墨爾本維多利亞大學中醫學院風水學講師。現為香港www.616818資訊綱頁顧問,歡迎讀者上網溜覽。電話 (61)-400 878618

 

山水

 

風水化煞